新浪新闻客户端

他从劳改犯逆袭成重庆首富 "造车梦"碎陷晚年危机

他从劳改犯逆袭成重庆首富 "造车梦"碎陷晚年危机
2019年11月07日 18:23 新浪新闻综合

  原标题:从劳改犯逆袭成重庆首富,一朝“造车梦”碎陷入晚年危机,但这个大佬不需要同情

  来源:环球人物

  “没有梦想的老板,跟酒囊饭袋有什么区别?”

  |作者:阿晔

  “人生最坏的结果,也不过是大器晚成。”

  对尹明善来说,这句话可能是对他成为重庆首富之前的人生最精准的形容:

  23岁入狱,坐牢18年,直到47岁才下海创业,只用了3年就成为重庆最大民营书商;

  54岁时突然改行,一头扎进了摩托车行业,花了9年时间,他再一次成为行业老大;

  72岁时,一般人都开始安享晚年的年纪,他带领力帆集团上市,一举登上“重庆首富”的宝座!

  可惜,幸运之神并没有一直眷顾尹明善——他最近陷入了暮年危机,一手打下的江山变得危机四伏。

  今年第三季度,力帆的业绩暴跌20倍,巨亏26.33亿,总负债178.63亿,负债率高达78.3%,甚至屡次传出要破产清算的消息。

  供应商堵门讨债,经销商提车无期,员工则表示两个月没发工资,生产基地处于半停工状态……种种迹象表明,力帆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。

  两年前,尹明善宣布自己退休时,一定没想到,自己80多岁了,还得不停出面收拾这样一个“烂摊子”。

  “手持长矛,

  向命运的风车挑战”

  虽幼年丧父,但出身于重庆涪陵乡下一个小地主家的尹明善,童年倒也没吃多少苦。

  直到1950年,12岁的他被“运动”到一个荒山顶上弃用的茅屋里居住,一块薄地、几个锅碗,生存难以为继。迫于无奈,他只能走街串巷吆喝卖钢针赚一些生活费。

  不久后,他只身一人到重庆求学,没想到后来竟成了“学神”——高一没念完就解完了整个高中阶段的数学题,然后开始自学大学数学专业的课本。老师觉得,“尹明善这样的天才学生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科学家。”

  可命运偏偏喜欢捉弄人。

  1958年,正在读高三的尹明善因被揭发“有右派言论”而被踢出学校,3年后又上升为“反革命”,被判劳动改造20年,囚于重庆长江边的一个小塑料厂。

  但即便身陷囹圄,尹明善也从未放弃过学习和读书。

  18年后,他终于等来了“平反”的那一天。一位官员过来对他说:“尹明善,你还年轻,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!”

  他激动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一句话:“在青春的世界里沙粒要变成珍珠,石头要变成黄金。”经受过磨难的他依旧乐观,觉得“姜子牙80岁出山,我今年41岁,一切都不算晚”。

  之后,他当过英文翻译、电大老师、杂志编辑,47岁时下海做图书,以出版《中学生一角钱丛书》积累第一桶金,短短3年后便成为重庆最大的民营书商。

  尹明善说,他最满意的就是自己这“一颗脑袋”。

  1992年,尹明善敏锐地发现了摩托车行业中的蓝海。这一年,他已经54岁了,还是不顾一切改了行。

  “如果说以前我是被生活的潮水裹挟向前的话,现在我该做自己真正的事业了,像骑士堂·吉诃德那样,手持长矛,向命运的风车挑战。”

  他注册成立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,将此前赚来的20万元全部砸进去,带着区区9个人,租了一个不足40平米的房间当厂房,给自己定了个“小目标”:一定要创造出全中国都没有的发动机。

当年的轰达研究所当年的轰达研究所

  尽管是新接触这个行业,但尹明善知道,掌握核心技术才是决定生死的关键,因此只要他一赚了钱,就立马加大研发投入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994年,他们造出了全国独一无二的100毫升四冲程发动机,有了专利;1995年,别人生产的发动机还是用脚踏方式启动,他们却研发出电启动发动机,轰动市场。

  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,2000年,公司顺利完成由“轰达”到“力帆”的变身,正式成为该领域的龙头老大。

  3年后,尹明善当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,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位步入省部级高官行列的民营企业家。

  朱镕基到重庆视察时,称赞他是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。后来,温家宝也表扬道:力帆迎难而上、逆势而上、创新而上。

  尹明善一时风头无两。

  首富的“造车梦”

  随着社会发展,“两轮”变“四轮”逐渐成为潮流。

  “到处是丰田,遍地桑塔纳,问问力帆人,我们该干啥?”风头正劲的尹明善越战越勇,心中也有了一个“造车梦”,甚至放话说:“没有梦想的老板,跟酒囊饭袋有什么区别?”

  65岁那年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再一次冒险——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,并改名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,铁了心要打造出来一辆完全自主的轿车。

  当时,不少人都相当看好这个曾经掀起过商场风云的大佬,期待看到他在汽车行业再次缔造时代神话。

  开局似乎还不错——2006年,第一辆力帆汽车力帆520在全球同步上市。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,尹明善便与俄罗斯、尼日利亚、阿尔巴尼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签下了力帆520的销售定单。

  2010年,力帆登陆了上海证券交易所。尽管上市时间比比亚迪晚了8年,比吉利晚了5年,但当时已经72岁的尹明善还是很欣慰,自豪地把这次上市称之为自己的“第二次创业”。

  他感慨万千:“我以前自卑过,因为家庭出身不好;后来自傲过,因为学习非常好;再后来被关到监狱里,又一次自卑;现在自己的企业上市了,会不会再次自傲呢?我想不会,毕竟经历过太多太多了。”

  上市之后,成为重庆首富的尹明善并没什么变化,看起来也不怎么兴奋,依旧按时上下班,保持着节俭作风,“工作餐也就是盒饭和方便面”。

  但实际上,尹明善早就变了,而正是这些变化,给力帆埋下了“雷”。

  当年造摩托车发动机的时候,他把座右铭涂在企业大墙上:“获利路有三,垄断我无权,投机我没胆,创新求发展。”他宁愿花费巨大的时间、金钱、人力成本也要搞好核心技术。

  而这个成功秘诀却在造汽车的时候被抛诸脑后。多年来的顺风顺水,让力帆不愿再选择最难的那条路。

  他们省掉了高昂的设计费,直接“复制粘贴”宝马MINI有了力帆320,“山寨”宝马3系有了力帆620,“参考”福特新款S-Max有了轩朗,“借鉴”汉兰达有了力帆X80……

  他们也不再愿意费钱做研发。近5年来,力帆的研发投入均不超过10亿元,且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。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也维持在5%左右,只有2016年达到9%。而去年,比亚迪的研发投入是49亿元,长城也达到了17.4亿元……

  不好好做研发,就意味着很难有拿得出手的产品。力帆旗下车型多达十几款,产品布局完整,却始终没有一款爆款车型,且质量问题频发。

  2015年,一辆力帆520轿车和一辆公交车相撞后,力帆520的后轴带车轮以及排气管竟然完全处于分离状态,力帆由此深陷“掉轮门”↓↓

  2016年,在汽车之家发布的《中国乘用车市场整车质量表现研究报告》中,力帆汽车以658.2的故障系数排名榜单倒数第四,大幅高于行业平均的486.9(故障系数越高,质量越差)。

  春江水暖鸭先知,尹明善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。

  于是,2015年,他左思右想寻摸了两个突破口——

  一是共享汽车,出资1000万元创建了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,结果没有足够多的现金流,玩不起烧钱大战,黄了;

  二是新能源,大手笔修建换电能源站,结果2016年因为数千辆新能源汽车电池标示不符引发骗补1.14亿元事件,被取消新能源汽车补助资格,以及取消该款型号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格。

  恐怕尹明善也只能无奈感叹: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  选不出的接班人,

  放不下的“权杖”

  也许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,尹明善开始认真思考接班人问题。

  他膝下有一儿一女,均在力帆担任董事职务,也兼任力帆控股旗下多家公司的董事。在他内心深处,还是希望由儿女接班。但无奈,俩孩子都不是靠谱的接班人。

  儿子尹喜地在网上自称“精彩哥”,因对超跑有着近乎狂热的痴迷而广为人知。

 尹喜地(黄圈内)参加中国顶级跑车聚会。 尹喜地(黄圈内)参加中国顶级跑车聚会。

  2009年,力帆集团投资俱乐部紧缩银根,尹喜地却一掷千金,花了3000万买下一台布加迪威龙,成为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威龙的拥有者。而在他的车库中,还停着30多辆豪车……由此,尹喜地喜提一顶“败家子”帽子,至今也没摘下来。

  尹明善则公开表示:“我从来没有考虑指定儿子接班,他是新派人物,对经营企业的兴趣并不那么浓厚,不像我是个工作狂。”

  女儿尹索微倒是比较低调,但无功无过,也并非是一个好的接班人该有的品质。尹明善只能无奈表示:我女儿才30多岁,还没成熟,等成熟了再说……

 尹索微 尹索微

  任正非有女儿孟晚舟,宗庆后有女儿宗馥莉,鲁冠球有儿子鲁伟鼎,李书福有儿子李星星……这些“商二代”们都长成了父亲的得力助手,再加上公司的诸多高管,任正非甚至曾担忧“华为接班人太多了”。

  对比一下,尹明善真有些心酸。

  “每一个企业都想可持续发展,都想办百年老店,但是有一个残酷的现实,就是富不过三代。”

  “即使儿女有这个意愿(当接班人),但没有这个能力,我也不会在董事会上提出来这样的要求。你够条件就当董事长,不够条件就当大股东,该分多少钱分多少钱。”

  经历了一系列心理建设,尹明善最终决定在家族外选择接班人。

  2017年,79岁高龄的他把力帆交给了牟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,宣布退休。

 尹明善(中)卸任后,牟刚(右)接棒力帆董事长一职,马可出任公司总裁。 尹明善(中)卸任后,牟刚(右)接棒力帆董事长一职,马可出任公司总裁。

  但这个倔老头似乎总是不放心,时不时就要插两手。他认为:“目前的现实是还退不下来”,“新班子才上了半年多,本来我是完全放手的,但他们有些事总是要来找到我……”

  在职业经理人的打理下,早已千疮百孔的力帆没能创造奇迹。2018年,力帆被曝资金链断裂、拖欠经销商款项。

  风雨飘摇之际,大权再次回到了尹明善手中。虽然他是以“救火”的名义出山,但外界还是觉得有些许耐人寻味。

  更引人关注的是,尹明善一出马,就把一片惨淡的业绩变为“盈利2.5亿”,净利润还同比增长48%。光看这结果,谁不赞一句:尹老爷子,真乃神人也!

  但其实在这番“红火”景象的背后,操作很迷,总结起来就两招——疯狂甩卖+政府输血。

  比如突然宣布搬迁工厂,把原本占地740亩的厂房给卖了,作为收购方的重庆市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立马转账24亿元,力帆因此确认资产处置收益20亿元;

  再比如转卖股权,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%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,转让价为6.5亿元,又确认投资收益 6亿元。

  总之,接二连三的操作之后,本该出现在年报上的“血亏”就变成了“盈利”……

  可惜,再厉害的操作也不过是在粉饰太平,力帆的危局仍旧无解。

  对如今的尹明善来说,《从头再来》的歌词——“昨天所有的荣誉,已变成遥远的回忆。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,今夜重又走入风雨”,似乎就是他本人的真实写照。

  然而问题是,再过2个月就82岁的尹明善,真的还有心力从头再来吗?

  唉。

责任编辑:张迪

尹明善力帆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